让百年版画会“说话”

时间:2018-09-15 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原标题:让百年版画会“说话”
马冈雕版木刻作品 吴国霖 彩印马冈版画 马冈雕版木刻局部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曾毅、王名润

  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

  从清乾隆年间开始,广东的木雕版印刷之风日渐鼎盛,顺德马冈的木雕版印刷业在此时崛起,马冈版画就是其中一种。然而,随着岁月的流逝,这种木雕版印刷日渐式微。为了重拾这种失落的传统技艺,从事马冈木雕版印刷业研究多年的顺德人吴国霖,进行了大量的乡村调查,并通过艺术化、产业化的形式逐步复兴马冈版画。

  如今,吴国霖成立马冈版画工作坊已有10年。10年的探索历程,有人退出,有人加入,但吴国霖始终是马冈版画技艺传承的顶梁柱,他致力于把马冈版画变为指尖上手信的探索从未止步。

  传统马冈版画制作

  选材、雕刻、上色、按压、成型……每一个环节都紧紧相扣,要想制作一幅好的马冈版画,首先得刻一份好的模板。版画的模板,材料一般选用梨木。这是因为梨木之木肌纹路均匀细致,不易变形。雕刻的过程考验细致耐心,需一丝不苟,否则将影响版画印制出来的效果。模板制成后,涂上油墨,运用滚筒并通过稀释油调整色彩的浓淡印制在宣纸上,在版画机上压制均匀。如果想要彩色,还可以运用彩印和水印的方式获得。

  情有独钟 学习“濒危”技艺

  从清乾隆年间开始,广东的木雕版印刷之风日渐鼎盛,顺德马冈的木雕版印刷业就在此时崛起。清代顺德马冈约有乡民3000人,男女老幼都从事木雕版印刷业。吴国霖是顺德马冈版画工作坊的主人,一直对马冈版画情有独钟,从事马冈木雕版印刷业研究10多年。

  2004年,吴国霖开始大量搜集马冈版画的相关资料。然而,当时真正懂得如何雕刻马冈版画的人已经不多了,其时仍健在的彭桂婵(2015年去世)是马冈版画的唯一传承人。从她的口述中,吴国霖知道了更多关于马冈版画的细节。彭桂婵告诉他,当时马冈一带的农家揽活回来后在一块普通的木版上开工。首先请坊间艺人写好文字与图稿,然后将文字誊写在木版上,接着在木版上用刀具一笔一画地刻字,刻好后涂上油墨,最后将雕版上的文字与图案印到纸张上,其中的插图就成了最初的版画,马冈版画就是在雕刻书版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

  具有良好艺术功底的吴国霖做起马冈版画来得心应手,在学习过程中,“濒危”的马冈版画也让他意识到保护和传承的重要性。在印刷行业十分发达的今天,木刻书版早已被淘汰,而与木刻书版一脉相承的木刻版画仍以顽强的生命力活跃于艺坛。但令人惋惜的是,镌刻精美的马冈版画却被人遗忘了。“我意识到要为这种濒临‘灭绝’的艺术形式做些什么,否则或许它将永远变成历史记忆。”吴国霖叹了一口气。

  创新再造 增加水印和彩印

  说做就做,吴国霖发动了20多个志同道合的艺术家共同参与。他们广泛搜集资料,学习马冈版画的制作技艺。“彭婆婆不识字,她的雕刻更多的是机械性的重复,而不是一种创作。”这让吴国霖不禁陷入了思考:如何才能让这种古老的技艺成为“会说话”的艺术形态?

  根植于吴国霖心底的艺术细胞被激活了,他从材质、技法和内容等方面进行创新。据他介绍,传统的马冈版画需要在木版上精雕细刻,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一星期。后来,吴国霖采用丝网版、胶版、纸版等多种方法,创作者可直接进行版画创作,大大减少了版画制作的周期和繁复的流程。在技法上,传统的马冈版画采用油墨印刷,色彩的选择一般是黑白两种,色调较为单一。吴国霖经过调试,增加了水印以及彩印,“水印使整个版画的色泽更为湿润、饱满,彩印则为版画增加了装饰与时尚的元素。”在版画内容上,吴国霖更多地融入了本地乡土文化形象,顺德别具特色的岭南水乡成了马冈版画着重表现的内容。“我常常想,怎样才能让乡愁留在现代人的心间。我希望在版画中融入更多的乡村本色,让马冈版画‘会说话’。”在吴国霖看来,艺术化表现手法的注入,赋予了马冈版画以生命,成为乡情乡愁的物质载体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让马冈版画能形成一个常态化的延续和交流机制,2008年初,容城艺术馆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专门成立了马冈版画工作坊,对这一民间艺术的挖掘保护和传承发展进行了初步的探究。今年是马冈版画工作坊成立10周年,吴国霖打算在11月份举办一场10周年版画历程回顾暨马冈版画艺术展。

  技艺盘活

  将马冈版画做成顺德手信

  成立马冈版画工作坊已有10年,吴国霖真真切切地体悟到里面的酸甜苦辣。“最初组建马冈版画工作坊时,吸引了很多人参与,工作坊人最多的时候有20来个,大家都很积极地采风,希望将这一技艺继续传承下去。工作坊在2010年前后得到迅速发展,很多优秀的版画作品不断涌现。”吴国霖清楚地记得,他们曾在顺德、佛山、深圳等地举办过四次作品展览,并得到了多方肯定。但随着数码、摄影等技术的冲击,马冈版画日渐式微,而这项“耗费心力”的事业也越来越不受“待见”,曾有一段时间,马冈版画的发展一度停滞。吴国霖说,目前工作坊只剩不到10人。

  “将马冈版画做成指尖上的手信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但是复兴传统的技艺是一种‘不赚钱’的活儿。”吴国霖说,他也有过一段迷惘期,甚至产生了关掉工作坊的想法。他的搭档苏有光也见证了这个过程,“国霖一直没有放弃,没有持续的资金只能压缩发展规模。”

  为了让更多年轻人参与其中,吴国霖从容城艺术馆开辟出一块地方,让版画学习成为孩子们的“第二课堂”。每到寒暑假,通博彩票娱乐,不少小学生都会来到这里学习版画制作。在这里,版画的素材来源就更为多样了,一张普通的纸板也能成为版画的模板,经过均匀地涂抹油蜡后,在白纸上拓出特殊效果的图案。吴国霖说,版画就是根据表现的不同艺术效果,进行深浅不一的雕刻,形成一个木版雏形,再涂抹上油蜡,然后在宣纸上压平后呈现。

  目前,马冈版画工作坊已经和马冈村委会签订合作协议框架,计划在马冈小学等地开设版画兴趣班、版画基地等。对于未来,吴国霖还有很多设想,将马冈版画做成顺德手信,成为产品外包装的点缀、装饰品或者方便携带的文创产品;广府文化是他想要在版画里展示的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他计划将名胜、景点、粤剧等文化符号融入版画中,不断丰富马冈版画的内涵;此外,他还希望运用新的科技手段,为版画开设“数字版”,便于长期保存,为历史留下一份珍贵的记忆。